产品分类PRODUCTS
         手术无影灯系列
         整体反射无影灯
         手术床系列
         产床系列
         护理床系列
         医用病床系列
         医用床系列
         医用护理系列
         医用橱柜系列
         医用车系列
         医用辅助系列
         医用吊塔吊桥系列
         医用观片灯系列
         消毒机系列
 
联系我们CONTACT US

曲阜市利凯医疗器械有限公司
联系人:张迁
手 机:13375471444
手 机:15589763585
座 机:0537-4567133
传 真:0537-4567133
网 址:www.qflkylqx.com
地 址:山东省曲阜市开发区

信息内容
女孩颅内长巨大肿瘤 医生半蹲8个小时成功切除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8/6/12 11:49:39 阅读:96

面对面 | 女孩颅内长巨大肿瘤 医生半蹲8个小时成功切除“鹰哥”是一个阳光漂亮的女中学生,但一个大小七乘十乘十二厘米,形状类似于一个大芒果的巨型肿瘤,几乎占据了她颅腔空间的四分之一,并且包裹住了颅内60%的血管和神经,造成她左脸变形,左眼眼球不能向外转动,左耳几乎失去听力。在广东求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,她听到最多的话就是“太晚了”。2017年5月,经人推荐,她和父母来到北京同仁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张家亮的办公室。手术方案反复权衡 医生争议不小对于这样的巨型肿瘤,手术切除是唯一的办法,但颅内手术的难度不仅在于精细度要求高,更需要多个科室协作。鹰哥的肿瘤从下到上分别涉及口腔颌面外科、耳鼻喉头颈外科、眼肿瘤科和神经外科。医务处召集参与手术的科室举行会诊,对于到底采取哪种手术入路,医生间争议不小。手术方案有两种,第一种是直接在“鹰哥”的面部打开一个阶梯状切口,医学上称之为“韦伯式切口”。这样有利于扩大手术视野,完整切除肿瘤,但是这种方案“鹰哥”必定遭到毁容。第二种方案是从“鹰哥”的颈部开刀,这样虽能保留面容,但是大大增大了手术难度,而且很有可能造成神经功能损伤或者肿瘤无法彻底切除干净。鹰哥:我第一个是选择肿瘤全切,第二个选择的是保障功能,但是这么大的手术,功能肯定会受损。我知道,第三个我才选择的是容貌。虽然说23岁,还没结婚,还没谈男朋友,容貌对自己也很重要。如果命都没了,容貌还有什么意义呢?张家亮:我不同意这样,这个就是把医疗简单化了。女孩子,22岁、23岁,我们在治疗过程当中,不单单要看到一个病,很多情况下你要考虑她是个人。治疗完之后这一个患者,她要有社会生活,治疗的目的不是让她单纯地活着,我们是要让她有社会生活。有社会生活就意味着,她要有对美的追求,她要有自信,她要有骄傲。上午9点 8个科室11位医生齐上手术台2017年5月16日上午8点半,“鹰哥”被推进了手术室。42平方米的手术室,集合了口腔颌面外科、神经外科、耳鼻喉科、口腔科、眼科、麻醉科等8个科室的11位医生和两位护士。麻醉之后,医生分别在“鹰哥”的头部、下颌、颈部画出术中可能开刀的位置。上午九点,手术正式开始,刘静明首先上阵。刘静明在鹰哥身上划下了第一刀。手术刀从耳根开始,一直到下巴下方,沿着下颌骨打开了一处长约15厘米的弧形切口,他打算从这个切口向下颌骨上端进行解剖,进而对露出的瘤体进行分块切除。一个多小时后,一块嵌在肌肉里的淡红色组织逐渐被剥离出来。隐藏了至少10年的肿瘤,第一次在灯光下,露出一部分面目。刘静明:刀一碰皮的时候,那就义无反顾了,头脑对于外界已经是一片空白了。意外发生!肿瘤充血,或为恶性肿瘤因为术前影像不能完全确认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,刘静明决定在术中切除一部分瘤体送去冰冻,做快速病理检验。然而就在刘静明下刀从瘤体上切下时,意外发生了。瘤体破开的瞬间,不但从瘤体内部涌出大量囊液,而且还伴随着大量出血。不到两分钟出血止住了,但出血量达到600多毫升。意外出血虽然在术前备案之中,但还是给医生们造成了心理紧张,一般供血充分的肿瘤往往预示着恶性的可能性比较大。如果是恶性,摆在医生和鹰哥面前的选择只有一个,必须想尽办法把肿瘤切除干净,也就意味着医生很可能要从颜面部进行开颅手术。刘静明:血就冒出来了,到什么程度,没到手术室间天花板的程度,但是手术的无影灯上都有了。手术继续,两个多小时后,重要的血管和神经被解剖清晰。在口腔内以及颌面部的肿瘤瘤体被完全游离干净。刘静明摘下除病理样本外第一块真正的肿瘤,200克。中午12点,也就是手术开始三个小时的时候,耳鼻喉头颈外科和眼科医生分别顺利切除了一部分肿瘤。这时候,手术已经越过颧弓,往额头下方区域深入,真正进入了侧颅底。最后一棒!医生半蹲着完成手术在这场手术刀的接力中,张家亮接过了最后一棒。刚接过手术刀不久,瘤体内部突然出血,切口位置的出血量瞬间达到300多毫升。张家亮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内用纱条止住了出血,并对出血点进行了结扎。这时他不得不面对一个难题:手术进行到这里,必须决定要不要换手术方案,从脸部开颅。幸运的是,此时术中冰冻病理结果出来了,肿瘤是良性的。然而对于张家亮来说,这时压力反而增加了。张家亮:如果回来报告是恶性的,对我医生的压力会低。记者:如果是恶性的普通人理解,就是她其实生存几率有限的。张家亮:是。记者:手术可能救不了她的命。张家亮:对,那么相反,它是良性的,还有复发的可能。你有残留,肿瘤有残留,这个压力就非常大了。下午2点 病人出现“低血容量休克”下午两点,当张家亮仍然蹲在地上。在手术最危险的区域对肿瘤发出最后一击时,手术室忽然响起急促的报警声,护士报告,“鹰哥”的血压下降,收缩压60,舒张压30。临床上这样的血压完全可以被诊断为“低血容量休克”。记者:那一刻您什么反应?张家亮:我相信我的麻醉师,我的麻醉团队没有问题。记者:有可能会发生什么?张家亮:血压上不来,那可能这台手术就失败了。麻醉师把提前准备好的血袋挂上,“鹰哥”的血压逐渐恢复正常。张家亮的手术刀重新向深处移动。下午3点,张家亮取出了最后一块瘤体,和先前取出的3块摆放在一起,总重量超过500克。刘静明再次上台,用最精细的手法缝合了由他打开的创口。下午4点半,经过了长达8个小时的手术后,鹰哥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。手术之后一年的时间里,刘静明和张家亮没有了“鹰哥”的消息。但他们知道,“鹰哥”一定会回来复查,而张家亮最惦记的也是这件事。二十多年的从医经历中,有些病人会永久地留在记忆中。2018年3月12日,“鹰哥”到北京复诊。肿瘤没有复发,张家亮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。张家亮:她来已经二十多岁了,好像是拉着她父母的手。我现在的女儿14岁了,她很少都跟我们拉手了,我想二十多岁的女孩子,拉着父母的手,一定是因为开心。记者:她的这种开心当时给您最大的感染是什么?张家亮:我一直认为这个医生是一个什么样的行业呢?其实我特别喜欢一句话,特别喜欢一句话,就是做医生要有那种勇气,就是“摧锋于正锐,挽澜于极危”。做其他行业你不一定很容易体会到这种状态,做医生可以。记者:所以我觉得你在给“鹰哥”做手术之前,你看到车来车往,看到春天绿树发芽,您肯定想,这姑娘也应该看到这样的美丽。张家亮:我一定相信她今后的日子不差,不能差。我也希望每一次复查的时候,都是非常高兴。好,走吧,好,没事,回家,好,我也希望是这样。正如张家亮医生所说,医生这个行业需要勇气,就是那种“摧锋于正锐,挽澜于极危”的勇气。面对“鹰哥”的危重病情,在疾病与容貌,风险与责任之间,医生们用行动作出了充满勇气和担当的抉择。
 
 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